言池

大家好哦,这里是言池,具体介绍都在置顶♡!

来来来(๑ゝω╹๑)

洛子西啊啊_:

#kkkkk#
嗨喽,这里是洛子西。
这里打算连带耀诞出本子(或者说直接就是当耀诞了(不))
详细信息都在图里!
因为只是(一点儿都不正经)一宣,所以就不骚扰各位太太们惹√
是第一次出本可能会有疏漏的地方欢迎指出w

法诞~若法
啊啊我画画怎么还这么丑,哥哥对不起(*꒦ິ⌓꒦ີ)

【APH】恙(5)

*吼吼吼
*黑塔利亚同人,国设
*题目暂定(瞎起的……就这样吧)
*背景是一所孤岛上的医院,恐怖向(?)
*ooc……
*文笔残废抱歉啦嘿嘿
*(cp向嘛……脑补阔以,但就存在心里吧)
*一定全是bug,请大家看见一定要指出来
*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……哇塞!
☆我为我拖更这么……这么久感到万分抱歉(>人<;)
爱你们








    建筑前有一个小院子。院里大路上离着一座看起来停水很久的小喷泉。院子两边本来应该栽植物的地方光秃秃的,看起来土已经很久都没有动过了。建筑有许些哥特风格,高耸的尖顶以及特色的拱门,乍一看还能认成教堂。约有5、6层高,在中心塔尖下面的墙面上,近似突兀地印着红白十字。

    英/国用魔法推了一把院门,本就虚掩着的门“吱呀呀”地被打开了一点。铁栅栏门足有三人高,看起来很沉重。

   德/国发现有一件事不太对劲,转头对美/国说:“美/国你说过这建筑是悬空的吧,可是这很明显是好好在地面上的啊。”

    “不可能有错的!hero看得清清楚楚!这些建筑的下部分的确是消失了!”

    “算了算了,我们从来这个岛之前事情发展就已经开始犯规了,这种程度的不可思议的也就接受吧阿鲁。”中/国耸了耸肩。

    “我注意到美/国你两次都说的是‘那些建筑’,也就是说建筑不止一栋。”加/拿/大说。

    “没错,有好几栋,不过还没看清楚呢。”美/国说。

    “英/国这家伙之前不是紧张得都不敢动唤吗,怎么现在一下子变这么主动了?”法/国看着径直走进门去的英/国。

    英/国并没有过于深入院子,只是走了两步就停下了。

    “果然,越接近建筑感觉到力量的攻击性越弱。”英/国说。

    “诶?难道说这不是力量的源头?我还以为会越靠近力量越大呢!”美/国说。

    “喂!你满脸失望是怎么个意思!这里的确是源头,力量也的确越靠近越强,但力量的攻击性是另一码事……”

   “就像是一个美女十分有魅力,但不一定看得上你对不对?”法/国插过来一句。

    “你××是什么鬼形容!”英/国恨不得现在给面前这个家伙一拳。

    “那么英/国,你对我们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对策吗?”德/国说。

    “呐呐德/国,我们进去吧!天马上就要黑了,我们进去歇一下吧,我跑累了……”意/大/利说。

    “意/大/利!不要放松警惕!这可是极为危险的地方!”德/国说。

    “我们的确需要直接进去。”这时英/国说。

    众人:“诶!!”

    “我明白英/国的意思,现在只要我们一离开这个地方,不管怎么跑都会回到这里来。”加/拿/大说。

    “而且如果我们强行决定离开,很有可能受到力量的攻击。”英/国接着加/拿/大的话说,“这里的确很危险,但也只能进去拼一下了。”

    “真是进退两难啊……”日/本说。

    “你们有没有注意到……过了这么久,天并没有黑,而是一直是血红色的阿鲁?”中/国抬着头说。

    这时四周环境在一瞬间发生了许些变化,变得十分安静,风声、树叶声一下子消失了,地面,不,是所有事物,连空气也开始变成红色,比天空映射下来的红色更深,更加让人心慌。

    “看来时候到了。我们进去吧。”英/国说,“别……别误会啊,我只是顺带保护你们一下……别拖我后腿!”

    “风头怎么能都让你占了呢英/国。放心,有hero在,你们的绝对是安全的hhhhhh!”美/国说。

    “ve~大家一起努力最好了!”意/大/利说。

    “是啊粗眉毛,你可不能当哥哥我不存在呀。”法/国潇洒地把头发一捋。

    “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,露西亚会把它们都kroukrou掉哦~”俄/罗/斯微笑。

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 这时,英/国和大伙已经走到建筑的大门前了。对于即将到来的未知的未来,现在本应该是最紧张的时候,但有这群家伙在莫名安心呢……

    英/国准备打开这扇古朴厚重的大门的时候,发现门边的花纹都由罗马数字XI组成。还没来得及细看时,门轻轻地自己打开了。

    可以说是非常壮观了,哪怕是黑暗,也掩盖不住面前这座大厅的宽敞与华丽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谢谢你看到这里!
二更准备中……不要打我我不是故意这么草率的!嗯嗯我会马上二更的,正篇会好好进行的。
再次感谢您能接受我这极烂的文笔,和鬼一般的叙述……

恙(4)

•嘻嘻

•题目暂定(瞎起的……就这样吧)

•黑塔利亚同人,国设

•背景是一所孤岛上的医院,恐怖向(?)

•ooc……

•文笔残废,对不起……

•(cp向嘛……脑补阔以,但就存在心里吧)

•一定全是bug,请大家看到一定要指出来

 

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……哇塞!

*拖更这么久真是很抱歉<(_ _)>

爱你们






   

“我认为我们现在最好先不要乱动,开个会商讨一下再决定之后的去向。现在这里随时可能发生未知的危险。况且,”英/国抬头看了看,天空渐渐被染上了并不平常的血红色,“天看起来……要黑了。”

美/国腾的一下站了起来,把加/拿/大吓了一跳“诶?难道我们要在这个鬼地方待着不动等死吗?这样还不如四处探索探索生存几率大呢!”

就在旁边的英/国尝试把美/国摁下去但没成功“你会不会听人话!都说了要开个会商讨一下再决定之后的行动!”

“那么事不宜迟,英/国,我们现在就开始会议吧。”俄/罗/斯伸展了一下胳膊,“无意”地把美/国杵回了地上。

众人在好不容易拉住了要和对方撕扯起来的美、俄后,终于开始了会议。

“首先总结一下我们来到这里的经过。”英/国恢复了正式的姿态,“首先是美/国的邀请,然后我们分为乘船和乘飞机两路前往目的地。两路会和前美/国接到了一张写着求救信息的纸,然后我就感到有奇异的力量涌动,天气开始大变,我们两路全部进入了这个疑似结界的地方,船上下来一行人向岛内行走,发现了岛上的林子是人造的白桦林;乘飞机的三位上岛后发现树上可疑的人。美/国擅自上树结果被意/大/利打中摔了下来,两路再次会和。还有要补充的和疑问吗?”

“你说的美/国发现的纸片,能告诉我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吗?”德/国问。

“哦!你说这个哇!”美/国不知道从哪儿把被揉成一团且被压扁的纸拎了出来。

“怎么变成这样了这张纸……还能看嘛?”中/国有点无语。

“本hero在暴风雨中还能把它保住很了不起了好不好!”

“好啦好啦,快把它恢复原状吧。”

美/国略粗暴地把纸展开,纸上仍旧是惨红的一片。

德/国接过纸片,小心用手指抻平,正正反反都仔细看了一遍,目光最终落在较为干净的,似乎是信封的边角的地方。轻轻展开后,果然发现了隐藏的极小字符,赶紧给众人看。

“11医院?”中/国有点疑惑地念了出来。

这不由得让大家想起来这座岛上那个挂着红白十字的建筑。

“真伤脑筋呢……中/国,你家应该有叫这种名字的医院吧?”英/国问道。

“不仅有,多得都数不过来。这提供不了什么线索。”中/国叹了口气。

“这是信封纸的一部分吧,看它的形式应该是公司或机构用的的公用信封,发出地的名称、地址本应写在封面上的,但这个信封上的却写在了极其隐蔽的地方。”德/国解释他的发现。

“难道是为了不想让外人知道……可是非要用这种方式吗?……”加/拿/大若有所思。

“Hero差点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儿!”美/国突然在大家都静静思考的时候大喊。

“真是,怎么总是这样……快说吧你。”英/国无奈地扶额。

“就是本hero上树察看的时候,发现那些可疑的建筑是悬空的!”

“什么!这种情况怎么不早……”英/国的话被意/大/利的惊呼打断了。

意/大/利在德/国认真观察纸片的时候四处张望,发现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小物件,于是抬头一看……

“这……不会就是你们所说的树上的人?”法/国指着头顶树杈上坐着的人影问日/本。

“看这样子还真像,可是怎么可能……”

“喂!那家伙要掉下来了好像!”

那棵树旁边的人迅速撤到了一旁,那身影倾斜着跌落了下来,散落了一地,瞬间更加浓郁的味道扑面而来。

“看来是不可能活着了呢。”俄/罗/斯用水管杵了杵旁边基本上已经是白骨的肢体碎片。

“现在什么都别动,赶快跟着我往海边跑!”英/国指着一处喊道。

“不要瞎跑不是英/国自己说的吗,随便就改了呢。”俄/罗/斯有点不满于英/国一直在发号施令。

美/国过来狠狠推了俄/罗/斯一把,“那就赶快走吧英/国!”

“话说回来小意/大/利呢?”法/国一边跑一边问。

“早远了,他比我们谁都跑得快。”德/国说。

大家埋头拼命跑着,忽然看见前面站着不动的意/大/利。

“喂!愣着干嘛快跑哇!意/大/利!”英/国大喊。

不过很快,一路人都得停下了,因为那栋忽视不得的建筑就挡在他们面前。

“怎么会,刚才一直都没看见阿鲁……”中/国锁紧了眉头。

“我是朝着这栋建筑完全相反的方向跑的,看来,是真躲不过去了。”英/国走近建筑前面的大门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感谢能看到这里!拖了这么这么久哇(打死吧),不管怎么样终于要进主线了!我为我的剧情拖沓道歉……

我的文笔超差的,超对不起!

五一节快乐哦!

【恙】 (3)(假更新)

•呀吼耶!
•题目暂定 (瞎起的……就这样吧)
•黑塔利亚同人,国设
•背景是一个孤岛上的医院 •恐怖向(?)
•ooc。。。。。。
•文笔接近语言残废,对不起。。。。。。
•(cp向嘛……脑补阔以,但就存在心里吧,我也不会故意设的)
•一定全是bug,请大家看到后一定要指出来
*这本来是给自己的生贺……鬼知道为什么拖到现在……
爱你们





   
    早在美/国爬上树的时候,英/国就有种不详的预感,于是提前做好了准备,美/国掉下来的瞬间就发动了有缓冲作用的魔法,但美/国坠落速度还是在砸了半路树枝后才慢下来。

   
    “意/大/利!你在干什么?”这时不远处传来熟悉的愤怒声。

   
    “ve ~因为树上有人,我叫他不答应嘛,所以就把铁盘扔过去了看看能不能引起注意……不过好像没扔中呐。”另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在渐渐接近,“日/本,你再叫几下那个人吧。我先去把铁盘捡回来。”

   
    “在下会妥善处理的……”

   
    “喂意/大/利!别擅自行动!”德/国在后面大喊。

   
    北/意/大/利跑着跑着,就看到围着刚落地的美/国的那一行人正在盯着他看。

   
    “ve~大家都平安地在这里哇!德/国!日/本!快过来!”北/意/大/利又开始向回跑。

   

   
    于是全员又会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
    “原来是这样阿鲁。真是厉害呢日/本,经历过那种风暴下还能成功迫降阿鲁。”中/国在和日/本以及德/国交谈互相的情况。

  
     “哪里哪里,比起我英/国先生才是真厉害呢……”

    “什么!原来砸到美/国了哇,对不起对不起!”另一边的北/意/大/利不停地道歉。

    “没关系的,我是hero哇!hero怎么可能怕摔!”美/国努力摆出帅气的姿势。为他处理伤口的加/拿/大听到这话不由得担忧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 “得了吧你,要是没有我,从那么高你脑袋都得摔没了!”英/国白了美/国一眼,“只受了点划伤你就幸运吧。”

    “是哦,只受了这么点伤还挺可惜的呢。”俄/罗/斯在旁边笑着插了一句。

    “不过小意/大/利你到底为什么把铁盘扔出去啊?”法/国问。

    “哦对!和你们见面一激动差点忘了这事!”北意/大/利伸手指向他跑来的方向,“那边树上有个人,看起来是睡着了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 “意/大/利,我们还是不要管这件事了吧……”日/本犹豫了一下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 “诶?为什么?”

    “请问大家现在有没有闻到一股异味?”日/本问在场的各位。

 
   “的确是有股臭味阿鲁,”中/国吸了吸鼻子,“而且还越来越重了阿鲁!”

    “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这是尸臭吧。”俄/罗/斯轻松地微扬嘴角。
   

    日/本点了点头:“没错,看样子这股味道,就是来自我和德/国君还有意/大/利君刚刚在的地方”
   

    “啊?感觉好可怕......你是说那个人......”意/大/利被吓得眼泪已经挂在眼角了。

    “现在还不能说是完全确定,”日/本用更缓和一些的,但仍然严肃的语气继续讲到,“但依照我们以及联/合/国的各位匪夷所思的遭遇,足以说明这个地方十分危险,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了。”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真的是假更新……我把我要更的两篇分割了,所以这么短……不过大概更新的时间间隔会缩短
实际上我不会打字,我的文都是我家毛绒熊帮我打的,他打字也不熟,所以这么慢(好了我不皮了)
最后祝大家愚人节快乐!
哦还有,大家能不能猜到那个扔出去的铁盘是做什么用的,猜对抽个人有奖……截止时间我随意(被打死)
     

【恙】 (2)

•耶!
•题目暂定 (瞎起的……就这样吧)
•黑塔利亚同人,国设
•背景是一个孤岛上的医院 •恐怖向(?)
•ooc。。。。。。
•文笔接近语言残废,对不起。。。。。。
•(cp向嘛……脑补阔以,但就存在心里吧)
•一定全是bug,请大家看到后一定要指出来
*正篇还不算开始吧(还没进医院呢)对不起……拖沓了……
爱你们




    大家简单地收拾好被这场意外弄得糟成一团的行装。因为最初的目的是冒险,所以也倒没有什么累赘的东西。

    “哐”一下子,船剧烈震动了一下,把收拾东西的大家都撞了个趔趄。船已经靠岸了。

    “英/国你差点没摔死hero我!”急忙忙跑出的美/国抱怨道,“小心点嘛!”

    “事到如今你还知道抱怨呀baka!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岛上双手抱胸的英/国,对美/国开启了白眼。

    其他人陆续走下船。

    “还是地面踩着舒服阿鲁……”中/国拉伸着腰走了走。

    “终于下船了,哥哥我都快累死了啦~”法/国一脸疲惫。

    “我这个开船的都没说什么,臭胡子你累什么累?”英/国立即插嘴。

    “还不是因为你开船技术太折腾人?”

    “你这家伙……”英/国和法/国都气势汹汹的样子,眼看又要杠上了。

   “嘿你们俩!现在不是吵架的时间吧,我们现在所处状态还很不稳定呢!”美/国拉开他们俩。

    “你不才刚跟我瞎吵吵来着吗?”英/国有点气愤地推开美/国。

    “是呢,很烦人的呢。”俄/罗/斯微笑着向美/国投出“善意”的目光。

    “算了算了也该准备出发了,快涨潮了。”英/国无奈地招呼大家向岛上的树林走。

    “我的手机还是没信号呢阿鲁……”中/国摆弄着手机,“从船上到现在一直这样阿鲁……”

    其他人也拿起手机确认,的确是一点点信号也没有。

    “船上的机器也是,无法收发信号。看样子我们是和外界完全隔离了。”英/国叹了口气,“呼救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 “不过我的船在意外发生前是有定位的,定位消失了就会被人发现的。”美/国说。

    “不过就算发现了照这种情况也救不了呀阿鲁!外面还有风暴呢阿鲁!”

    “是哇,或许没人来救才是损失最少的……”法/国看上去有些担忧。

    “不管怎么样,我们只能在这个地方呆上一段时间了。”英/国边走边观察周围的情况,“刚刚在船上发现这岛上有个建筑,感觉很可疑,我认为那股力量的源头就在里面,所以一定要小心不要靠近那个地方。”

    一行人在树林里走动了一会儿,准备找一个合适的驻扎地点。

    “感觉这是人造的林子阿鲁!”中/国注意到了问题。

    “是呀,这里树的高低都非常整齐,地面也很干净,似乎不久前才移植过来的。” 加/拿/大又观察了一遍四周,“而且这些树全部都是一个品种……”

    “是白桦吧。”俄/罗/斯突然出声,“我家的国树哦。”

    “为啥这里会有这种树嘞?”美/国一脸疑惑。

    “现在你问我们也没用。但这里面一定有蹊跷,还是不要再深入这个树林了。”英/国仍旧是警惕的样子。

    “真是麻烦呐,有没有危险在高处看一下就知道了。”美/国说着的同时已经爬上了一棵树。

    “别乱来呀baka!”英/国赶忙阻止,但美/国都快爬到顶了。

    美/国在他所能站的最高点站直,四处眺望着远方:“这片林子看起来不是很大耶。”他尽量地转着身子,猛然注意到那栋建筑。的确是……不太平常的感觉……

    美/国刚想要给下面的人说明他看到事情,可是后背突然挨了一记重击,一个没站稳跌了下去。

~~~~~~~~~~~~~~
    感谢您看到这里!
   是不是很短,而且还没进入正题……对不起啦,最近有些忙(不要再找借口了)。不过3月25日那天(也就是我的生日哦),我会连更两篇(因为一个flag),一起加油吧!

假装这里有题目(「・ω・)「(预告以及第一章)

•题目暂定……
•黑塔利亚同人,国设
•背景是一个孤岛上的医院 •恐怖向(?)
•ooc。。。。。。
•文笔接近语言残废,对不起。。。。。。
•无cp向(脑补阔以,但就存在心里吧)
•一定全是bug,请大家看到后一定要指出来
*本篇是类似于预告与开头的结合体,会比较平淡,谢谢你们
爱你们
   

   

     太平洋今天很太平呢。
      
    天空不再含羞地躲在云后,为庆祝此事的太阳热情地向海面上洒下“金花”,海水也一反调皮的常态,只是乖乖地捧着一朵朵“金花”送向远方。
   
    “还不快谢谢hero我给你们找了这么一个冒险的好机会哈哈哈哈!”一个声音突然刺破了宁静。    

    “想冒险的只有你吧baka!”    

     “英/国你还是那么令人扫兴呀。”

    美/国伸回已经探出船外的半边身子。    

    “还敢说别人呢,这本来好好的气氛是谁给破坏的?”英/国有点无奈地靠在甲板边栏杆上。    
   
   “那哥哥我就反对英/国的……”法/国从船舱里冒出来,迎面就被英/国一把揪住。    
   
   “你说什么你这个红酒混蛋!看我不把你胡子揪下来……”    

     联/合/国/常/任/理/事/国的另外两位站在船舱门口,因为甲板已经乱成一团,无法立足了。    
   
    “好像每天都这样哇阿鲁,出来度个假也能闹成这样,他们不累吗阿鲁?真是年轻人阿鲁。”中/国摊了摊手。    
    “也有可能是关节欠拆了呢korukorukoru”俄/罗/斯露笑容依旧纯真。    
   
     美/国站在甲板的最前面,冲着船内的大家大声喊:“听hero说——我们今天不是来度假的,而是要去一个本hero新发现的一个岛进行一场伟大的冒险!”    
   
     “只要别不小心闯入其他国的海域就行。”中/国叹了口气。    
   
    忽然,英/国眉头一皱,松开了法/国的胡子,转身冲美/国说:“你要去的地方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吗,我们现在似乎已经靠近北纬30度了吧。”    
  
     “北纬30度?那条传说中的灾难之线阿鲁?不是前阵子还有飞机在那附近的海域失踪吗阿鲁?”    
  
    “听起来很有意思的样子呵。”俄/罗/斯笑容更加灿烂起来。   
  
    “真是的英国你明明没有看导航仪嘛,你怎么知道我们在靠近北纬30度的?”法/国揉了揉还有点余痛的下巴。    
   “因为这条线散发着很强大的非自然力量,与我的魔法力量发生感应了。”英/国低着头若有所思。    

   “除此之外,意/大/利,德/国,日/本也会参加这场探险!”美/国继续大声说着。     

    “你根本没有在听我说话吧baka!”英/国标准英式白眼。     
  
   “放心吧hero绝对会把你们都保护好的哈哈哈哈!”    

    “我说的事可是很重要的baka,快点给我认真起来……”    
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    
    …………    
    甲板上又变得嘈杂起来。    

   过了有一段时间,似乎是互相都说累了,空气终于重归安静。

    美/国站在在船头栏杆上望向远方,目的地应该很快就能到了吧。

    “啪叽”

     美/国霎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糊住了脸,赶紧扯下来,是张一个半巴掌大的纸片,皱皱巴巴的,上面还破了个大洞。

    看起来是张废纸的样子呢,如果上面没有那几乎浸透了纸的1/3的深红印记的话,估计会被直接扔掉吧。   

    这个小事件很明显引起了船上全员的注意,大家都跑到船头来了。

    “那是……血吗?”法/国露出了担忧的样子。

    中/国突然指向那张纸:“看,上面有字,是中文阿鲁!‘……们在这……救……’抱歉,因为污损只能辨认成这样了阿鲁,但意思差不多是求救阿鲁。”

    “说不准又是美/国搞的恶作剧呢korukorukoru。”俄/罗/斯歪头看着。

   “看起来有点像信封纸的一部分呢,上面的这个框就是贴邮票的部位吧。不过这张纸真是奇怪呢,明明是从海上飘来的,可是感觉不怎么潮湿呢。”加/拿/大说。

   美/国拿着那张纸有点为难的样子:“你们东一嘴西一嘴的,hero都有点懵了嘛……诶!加/拿/大你什么时候……?”

    “我一直都在这里的哦,还是美/国你邀请我来的呢。”加/拿/大苦笑着说。

    “不管怎么样,这张纸上的讯息是求救吧,那本hero就不能这样不管!”美/国果真是一副干劲十足的样子。

    “绝对不行,现在立刻返航!”从刚才就一直在做沉思状的英/国突然大喊。

    “英/国你总是……”

    “美/国,从现在起这已经不是儿戏级别的了!快让船掉头,要不然就来不及了!”英/国直接打断美/国的话,几乎是嘶吼出来,脖颈和握紧的拳头上暴满了青筋,全然失去了平时绅士的风度。

    这样的英/国实在是少见,船上的各位也都差不多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 这时,天空中飘来了隆隆声。

    “ciao~找到你们啦!”北/意/大/利拉开飞机舱门冲外面大喊,被德/国一把拎回:

    “这样很危险的知不知道!再说了你这么直接喊他们也听不见呀。日/本,与美/国连麦吧。”

    “在下了解了。”正在驾驶飞机的日/本接通了美国的通讯工具,“您好,美/国先生,我是日/本。”

    “日/本哇,现在出了些特殊状况……”甲板上的美国想解释一下情况。

    “来不及了。”英/国望向天空。

   不知什么时候,天空一下子被乌云覆盖,开始雷电交加;海水汹涌翻腾起来,就在船的不远处卷起数十米高的巨浪。所有的一切都毫无预兆,都是在一瞬间完成。

    美/国和英/国迅速冲进驾驶舱,然后立刻美/国就跑了出来。他带来一个惊人的消息:

      “驾驶员,以及其他的工作人员,全都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
    下起大暴雨来了,本来就在大浪里的船变得更加脆弱不堪,随时都有翻船的可能。

    “喂美/国,日/本他们怎么样了!”中国紧紧地抓住栏杆尽力喊着。

    “不知道,刚才通话就中断了!”

    船上大家的心都揪到了嗓子眼,朋友生死未定,自己还自身难保。这是他们作为国家,除战争外几乎不会遇到的情况。

   “哥哥我要被甩出去了啦!”法/国抓的栏杆已经要脱手了。

    “真的要死在这种地方了吗,大家还没有成为俄/罗/斯的一部分呢,好可惜呐。”

    似乎真的撑不住了,船的颠簸已经到达最大限度,到达了绝望的地步。

    但是突然的,所有的一切都停了下来,就像灾难发生时那样突然。一切都在那一瞬间变得安静得可怕。

    船上所有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,还都保持着最后抵挡风浪的姿势。零点零几秒后全员都瘫在甲板上。

    “哥哥我好难过哇。”法/国试图扯下风暴刚来临时穿上的救生衣,他浑身都湿透了,不知是被海水还是汗水浸泡的更多。

    “很惨的样子啊法/国。”船舱门口传来了熟悉的嘲讽音。

    法/国猛地从地上抬起头:“英/国!话说你从刚刚开始就……”

    “我在驾驶哇baka,我好不容易才把船弄到这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的。当然谢不谢我都无所谓啦。”

    “英/国你真是,你驾驶我们在外面都快被折磨死了!”美/国靠着栏杆抱怨着。

    “要不是我驾驶你们就死了吧,真是baka……”

    “先不要吵,你们看那边阿鲁。”中/国指向一个地方。大家的视线都转向那个方向,都膛目结舌起来。

    他们的面前就是风暴,天并不是突然晴了,只是像是有一个屏障把大浪和风雨挡在了外面。

    英/国点了点头,说:“与其说这是类似结界,这更像将空间直接扭曲重叠了,这么强大的力量不可能是人为的。但可以确定的是,我们被困在这里了。”

  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看相反方向的美/国突然喊道:“英/国你看那里有个岛!看起来好像还有建筑的样子!说不定有人呢。”

    英/国严肃地说:“我出来就是和你们商量是否要上这个岛。实不相瞒,这艘船就算在外面受到了我魔法的保护,仍然是严重地损坏了,现在能勉强依靠我的魔法以及你们的帮助开到岛上,然后这艘船基本就是废了。还有一件事是,经我分析这种空间重叠并不太稳定,过不了多长时间安全区域就会缩小。”

    中/国:“那还犹豫啥,既然能去岛上,就不要在这里等死了吧阿鲁。”

    “重要的是我接下来要说的,这岛上散发着十分危险的黑暗气息,气息的来源似乎被一个封印压制住了,但就算如此,仍然是有气息泄露,就说明来源的力量十分强大,因为活动范围被控制在岛上,所以岛上的邪恶力量密度应该是接近最大的。”

    “英/国你的意思不就是说不管是停着不动还是上岛都很危险嘛,那我们就上岛拼一拼吧,放心hero会保护你们的。”美/国下定决心地说。

    “虽然很想反对粗眉毛你的所有意见,但这次就算啦。我的想法与美/国一样。”法/国潇洒地捋了捋头发。

    “我也同意闯一闯阿鲁。”
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 英/国确实的感受到大家的决心,微笑起来,自己……是否做好了,面对一切的准备了呢。

   “唉英/国你还没说我们能帮些什么呐,那我们随意了嗷!”美/国又欢脱了起来。

    “别乱来呀baka……”

    中/国在船尾和船头都贴了几张“神行符”,“本来是给人使的,能提高点速度,这个船多贴几张大概会有效果吧。”

    “维修的差不多了,可以准备出发啦。”美/国小伙蹦了出来。

    英/国发动了船。但船好像不是那么听话,发出了“轰轰”声,位置并不怎么移动。

   “到俄/罗/斯出场的时候了呵。”俄/罗/斯举起水管“乓”的一下敲到船尾,船立刻停止了叫喊,飞速向前冲去。

    “这是什么鬼设定……”法/国有点无语。

    在船行驶的这段时间,大家坐在船舱里又闲了起来,但心情或多或少都有点变化。

    “你们……”美/国忽然开口,“怪我吗?”

    “哈?”其他的人对美/国突如其来的发问感到疑惑。

    “因为是我把大家约来才发生这样的事,虽然做过准备……”美/国低着头说。

    “美/国竟然会觉得愧疚了呢,真是少见呢。”俄/罗/斯换了另一种笑容。

    “这都不像你了美/国,要是英/国在这里一定又会骂你笨蛋了。”加/拿/大叹了口气,“根本就没人有过要怪你的想法。”

    “是啊,这明显自然灾害阿鲁。”中/国接着说。

    “那太好了,那hero就不客气地接下保护你们、铲除邪恶、拯救世界的重任了哈哈哈哈。”美/国猛地站起大笑。

    “这心情转换的速度阿鲁!”中/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 “不愧是美/国……”法/国无语中。

    “这才是我的弟弟,美/国嘛。”加/拿/大露出笑容。

    广播器传出英/国的声音:“要到了,赶快准备登陆。”

    大家都快步走到甲板上,面前就是整个都被绿植覆盖着的岛,隐约可以看见其中那挂着红白十字的建筑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
    感谢您<(_ _)>!看到了这里!我实在是太开心啦!
    写文还在尝试中,一定有好多好多问题,请您务必提出!谢谢!
    不太习惯写人数超过两个人的文呢……